成都商報記者
  熱線徵集
  你的孩子是否報了“蒙眼識物”?
  據本報記者調查,數十至上百名成都中小學生參加了潛龍智德培訓班,其中不少孩子報了超動力“蒙眼識物”課程。作為家長的你,如果也報了相關培訓項目,請撥打成都商報熱線028-86612222。
  蒙上你的眼睛,你還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嗎?在“潛龍智德”這個培訓機構的老師口中,答案是“能”!
  近日,在成都一個四星級賓館的20樓小會議室里,他們向4個成都家庭展示了由該機構開發的蒙眼識物課程。展示者是成都大邑某小學3年級女孩晨晨(未成年人,化名)。戴著黑色眼罩的她,將字卡貼在額頭,又在手裡一陣揉搓,便能讀出上面寫了什麼字。
  培訓機構給這項技能取名為“超動力”,學習兩天即可掌握。晨晨媽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為掌握這樣的超常技能,她一共花費了13萬多元。
  快速記憶
  如何記憶“籃球、飛機、墨水、阿姨、美國”?
  “籃球扔到天上,砸中飛機,灑下墨水,滴到了阿姨身上,阿姨跑到美國……”
  下午2點半,金牛潤邦國際酒店20樓,一個20多平方米的小會議室里坐滿了人,其中包括一位媽媽和兩個女兒,一對中年夫妻和讀初中的女兒,一名初中男生和母親,一個5、6歲小男孩和父親。
  一位身穿中山服的男子自稱叫黃曆強,廣東人,身兼全腦教育西南區首席講師、國際註冊高級右腦開發培訓師等多個頭銜,也是此次講座的主講人。
  他告訴聽眾,想象是快速記憶的秘訣。以“籃球、飛機、墨水、阿姨、美國”等長串詞語為例,可以這樣記:“籃球扔到天上,砸中飛機,灑下墨水,滴到了阿姨身上,阿姨跑到美國……”
  這時,黃老師說,“潛龍智德”共開發了七階學習課程,快速記憶只是第一階,他現在要為大家隆重推出第三階課程:“超動力”。
  什麼是超動力?他給出解釋:“通過一個訓練,可以開發大腦潛能,提高聰慧度,更睿智,悟性更高,更有遠見,外在表現為蒙眼識物。”
  蒙眼識物
  如何識別手中色卡顏色?
  接過字卡,舉在距離額頭10釐米處的位置,雙手揉搓。似乎眼罩讓她有些不舒服,用右手背蹭了一下眼罩,繼續揉搓卡片……
  根據黃老師的闡述,世間萬物都有信號,人的大腦波則能感知到這類信號。
  “我們有沒有夢見幾天或一個月後的某一個場景?有沒有!”他說,這正是因為人腦中的伽馬波,“又叫宇宙波”,在人熟睡時被強烈釋放出來,所以可以“穿越過去和未來,看到這些東西”。而“超動力”課程正是通過開發這些腦波,提高人接受外界信息的能力,讓人的專註度變得更高,自然在學習上就有更好的表現———“普通人1個月才能學好的內容,開發了腦波的人一個星期就能學好。”
  見現場逐漸沉寂,黃老師補充說,“我們做了10多年,效果有保證,北京大學、暨南大學都有立項研究。”“你們不相信我講的,那想不想親眼見證。”講述完一個個事例後,黃老師高舉左臂,大聲喊道。“想!”現場熱烈鼓掌。
  揉搓 貼額 挑眉 蹭眼罩……
  學員辨認色卡“花樣百出”
  在掌聲中,一個梳著兩個麻花辮的小女孩在媽媽的陪伴下,走到講臺中央。
  女孩自我介紹說,她叫晨晨(化名),10歲,來自大邑某小學3年級5班,今年1月報班學習“超動力”。“2天下來,確實蒙著眼睛能摸出色卡。回去訓練後,手寫的字都能摸得出來。”黃老師邀請大家上臺見證。
  黃老師將一個黑色眼罩遞給大家,讓大家檢查。和普通眼罩不一樣,這個眼罩下方還連接了一塊黑布,長度覆蓋至脖頸。“可不可以從鼻子下方看到東西?”黃老師問。記者將眼罩對著燈光反覆驗看,確定不透光後又進行了試戴,確實無法從下麵識物。
  隨後,黃老師拿出了一堆字卡、撲克牌和顏色卡,分發給大家。此時,晨晨已坐到了椅子上,用眼罩矇住了眼睛,並將雙手舉過頭頂,不停揉搓。10多秒後,她停止了動作,黃老師示意家長將一張寫著“車”字的卡片放到她高舉的手中。晨晨接過字卡,舉在距離額頭10釐米處的位置,雙手揉搓。似乎眼罩讓她有些不舒服,3秒鐘後,她用右手背蹭了一下眼罩,繼續揉搓卡片。又過了兩秒鐘後,她又用右手手心蹭了一下眼罩。8秒鐘後,她將手伸到腦後扯了扯眼罩的帶子,又蹭了兩下眼罩。
  黃老師彎下腰,問晨晨:“有點像什麼?”“書。”晨晨猶豫了一下,小聲回答說。
  “再搓一下手。”黃老師對晨晨說,“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啊?調整一下,換一個色卡。”晨晨接過一張綠卡,和剛纔一樣將卡在手心反覆揉搓。揉了一會兒,她將色卡貼到額頭上。“什麼色?”“藍色。”
  她開始不停用手背抹額頭。“有點熱是吧。”黃老師問。晨晨點點頭,又接過一張黃卡貼到額頭,揉搓了幾秒鐘:“紅色”。黃老師收回卡片,讓晨晨“再調整一下狀態”。這時,一旁的晨晨媽小聲說了一句:“和家裡的眼罩不一樣”。晨晨又抹了抹額頭,重新接過一張黃卡,貼額,揉搓:“黃色。”“好樣的!掌聲鼓勵!”黃老師的聲音高亢了許多。
  隨後,晨晨又正確認出了1張色卡,4張花色撲克牌和兩張字卡,沒有再錯一次。識卡速度快則幾秒,慢則十多秒。
  記者註意到,在認卡時,晨晨露在眼罩外的眉毛高高地挑了起來,額頭被擠出了細紋。“眼睛閉起來。”晨晨媽媽也註意到了,小聲對女兒說,“用手摸,眼睛閉起來。”
  現場
  測試
  1
  測試“潛龍智德”學生的蒙眼識物
  蒙眼識物 6次測試“看”對2個
  9歲的祝歡(化名)是城區一所知名小學三年級的學生,他堅信自己能蒙著眼睛看顏色。但在班上成績穩居中下的他沒有給老師和同學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手拿黃色卡 有咬檸檬的感覺
  聽到“潛龍智德”這個培訓機構的名字,祝歡說自己就是在那裡培訓,從二年級下期加入,到現在已經半年多了。在潛龍智德的蒙眼識物培訓中,祝歡要進行手指操的練習,讓自己手指更加敏感。中午時分,還要聽“很大聲的音樂”。雖然說是音樂,但祝歡從來沒聽出來旋律,按照他的描述,是很多種類的聲音,有嗡嗡嗡的聲音,還有流水的聲音等等。聽完音樂,還要進行看東西的訓練。“看一個很多物體和形狀的東西,然後看殘像。”他還特別解釋了“殘像”這個詞,“比如看太陽,看一會兒以後再眨一下眼睛,就會看到一種光的顏色。”
  至於蒙上眼睛怎麼能看到顏色,他說老師告訴他們是靠感覺,每種顏色在手上的感覺都是不一樣的。比如黃色,培訓老師告訴他們黃色的感覺就像咬檸檬,每次出現咬檸檬的感覺,就能判斷手中的色卡是黃色。而在培訓中,他拿到每張色卡,都會有不一樣的感覺,有些顏色是“麻”,有些顏色是“緊”,有些顏色是“重”。
  每次培訓換地方 父母不能參加
  去年下半年的一個周六,他媽媽帶著他參加了一次講座,一個學員展示了蒙眼識物等技能。祝歡覺得這些技能都能幫助自己提高學習成績,於是讓媽媽給他報了名參加培訓。每次新技能的培訓都在不同的地方,爸爸媽媽會送他過去,但他們並不能跟他一起上課。最近,他參加蒙眼識物培訓就花了整整兩天,第一天是識別色卡,第二天是識別撲克牌和字卡。早上8點多就要到培訓地點,培訓到晚上七點多。
  說起參加培訓的“同學”,祝歡說最小的只有四五歲,但他最崇拜的是年齡最大的那個初中生,他不僅能蒙著眼睛看到字卡,還能看到各種名片。
  蒙眼識物 6次測試“看”對2個
  參加培訓沒多久,他甚至因為能蒙著眼睛看到漢字當上了“展示學員”。他兩次上臺進行展示,每次還能得到500元的獎學金。
  他說自己只能識別紅、黃、藍、綠四種顏色,記者用彩色筆當場進行了蒙眼測試:他接過一支紅色的筆,放在兩眉之間,也就是所謂“松果體”存在的地方進行“感應”,大概10秒之後,他給出了“紅色”的答案;再換一支藍色筆給他,他依然如此感應,並用手指來回摸了幾次筆,告訴我們是藍色。
  可是,神奇的感應並沒有持續下去,再後來的四次“感應”中,他全部答錯,都沒能答對正確的顏色。
  現場
  測試
  2
  “展示學員”再現蒙眼識物
  放進黑袋子,孩子認不出卡片
  記者找到了曾展示“蒙眼識物”的大邑學生晨晨(化名)。晨晨告訴記者,從去年12月開始在潛龍智德上課,“蒙著眼睛的時候,真的可以看到東西”。“如果是紅色的卡片,我就能看到太陽,如果是綠色的卡片,我就能看到河流之類的”,晨晨稱,蒙著眼睛的時候,自己依然可以感知到與卡片顏色或者卡片上詞語相匹配的畫面。
  字卡放入黑袋子 孩子認不出
  在記者要求下,晨晨的媽媽同意讓她在家中客廳為記者展示“蒙眼識物”。記者拿起晨晨佩戴的眼罩進行試戴,發現眼罩本身並不透光,但發現根據角度調整,上方和下發方的縫隙可清晰看到外面的物體。
  一開始,楊媽媽遞給晨晨多張色卡,晨晨全部答對。楊媽媽加大難度,拿出了黑袋子將黃色卡片放在袋子中。這一次,晨晨的雙手在黑袋子中反覆摸卡超過一分鐘,並未作答。“怎麼樣,摸出是什麼顏色了嗎?”晨晨沒有回答,而是移開了話題:“我現在能看到電視里演的是什麼”。晨晨開始描述電視屏幕的畫面,當晨晨仰起頭並向左側微偏時,楊媽媽將手擋在了晨晨的視線前方,晨晨停止了描述,並馬上用手開始調整眼罩。後來晨晨將卡片從黑袋中掏出進行“識物”,她才給出了答案“黃色”。
  記者背過晨晨在卡片上寫下“楊”字並放入黑袋。這一次,約3分鐘時間內,晨晨都沒有作答。“你平時很快的,是不是今天緊張了?”楊媽媽對晨晨指導著,“把手搓熱”。“我手心都搓出汗了”,楊媽媽讓晨晨將字卡拿出黑袋再來看。拿出黑袋,晨晨仰頭將腦袋放在了沙發靠背上,然後拿著紙卡伸起了懶腰。“是不是湯啊?”晨晨小聲問媽媽,“三點水的那個湯”。見媽媽沒有給出準確答覆,晨晨馬上又問“那是不是楊啊?”。
  爸爸不信 爺爺覺得“在蒙人”
  在晨晨展示技能的過程中,晨晨的爺爺也一直在一旁看。“她戴那個眼罩肯定還是看得到”,展示中,爺爺多次表示不信,覺得晨晨“在蒙人”。
  “其實全家人都不相信”,楊媽媽並沒有反駁爺爺,而是告訴記者,全家人中,只有自己一人相信晨晨的“技能”。楊媽媽稱,爸爸也從來沒有相信過,也從不陪晨晨訓練。
  專家解讀
  腦專家說不科學 魔術師說很常見
  北大腦科學專家:
  松果體不能成像
  “那個就是騙人的,胡扯”,北京大學心理學系專門從事腦神經研究的教授周曉林接受成都商報記者咨詢時稱,自己早就聽說過類似騙局,不想還會有人相信。周曉林表示,人完全不可能通過訓練達到蒙著眼罩看東西的能力,“沒有了視覺怎麼看?”
  至於“松果體是第三隻眼”一說,周曉林覺得很荒謬,他解釋說,松果體是負責內分泌激素的器官,不能成像。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認知與發展心理學研究室的研究員蔣毅,是專門從事腦功能成像等技術研究的專家,對於“蒙眼識物”的技能,蔣毅稱“肯定不可能,從科學上、常識上來講都是講不通的”。蔣毅解釋說,通過腦電波是無法識別顏色的,松果體與腦電波更沒有必然關聯。
  成都中醫葯大學神經內科主任楊東東則告訴記者,自己從未聽說過人可以“蒙眼識物”。楊東東告訴記者,通常人腦的成像是物體先在視網膜上成像,然後通過視神經傳入大腦視覺區域。“腦電波怎麼可能清晰成像呢?”楊東東稱,沒有所謂“第三隻眼的說法”。
  魔術師:
  “蒙眼識物”在魔術界十分常見
  成都籍魔術師李奕則告訴記者,“蒙眼識物”這種表演,在魔術界十分常見。李奕稱,首先,很可能是眼罩的問題,如上下漏光有縫隙等等。而即便能完全排除眼罩的問題,仍有許多方式可以實現,比如小朋友能得到現場的非視覺的提示,包括利用氣味、味道,甚至耳麥、攝像頭的工具,或者卡片本身就有暗示暗號等等。總之,“做出類似的表演完全不是難事”。
  最強大腦欄目組:
  報名者沒有一個“蒙眼識物”
  昨日,記者聯繫到了江蘇衛視《最強大腦》節目組的相關負責人張翼。對於許多培訓機構打出“最強大腦”的旗號,張翼稱,“最強大腦”沒有授權任何培訓機構打這個旗號。張翼表示,《最強大腦》第一季一共有300多位報名者,其中沒有一例是具有“蒙眼識物”這種功能的,即便有,應該也不會播。
  記者調查
  學蒙眼識物交3萬 全套學完要近14萬
  展示結束,黃老師繼續講解蒙眼識字的“原理”。“知道為什麼放額前嗎?”他說,這是因為人的左、右腦之間存在一個松果體,又名間腦,“是人的第三隻眼”。將卡片貼在額前,就可以通過這“第三隻眼”感應出信息。而要掌握這門技能,“只需要學習兩天,每月再強化一天,強化三年,孩子到18歲前就能一直擁有這種能力”。
  他說,“超動力”課程每年都會在廣州、成都、長沙、南京、青島、南昌、武漢、上海、鄭州、重慶等許多城市滾動開班。“每個班,每個地區每兩個月才會開一次,報滿了,不會加班。”他說,每班人數控制在15人以內,“成都現在已是73期了”。
  “超動力”培訓 價格不便宜
  教授的是“超動力”,價格自然不會便宜。“29800元。”黃老師報出一個價格,而這還是當天講座現場報名才有的優惠價,“非現場報名則是39800元”。“保證百分百有效果。無效你交多少我還你多少。我們做了10多年,這門課程推廣2年多,沒有任何問題。”
  一位工作人員則建議記者報“全階班”,學習包括七階所有課程,折扣會更高。晨晨媽說,她就報了全階。“你剛纔看到的快速記憶和思維腦圖打包,一共學習4天,價格是49800。”
  “速讀課程是69800元,一共學習8天。學完這個課程,其他小孩1分鐘只能讀300個字,你的小孩1分鐘可以達到3000字,而我們最好的學生一分鐘可以讀1萬字以上。”“還有領袖力課程,培養孩子的情商、財商和智商。一共15天的培訓,也是69800元。”她拿出計算器,將所有費用加在一起。“一共是189200元。但如果你今天全報,只要139800元。”這正是晨晨媽所稱自己繳納的費用。“學幾天就10多萬啊?”記者問。“一點都不貴。”對方笑笑說,“因為我們會對孩子進行1~3年的跟蹤復訓,終身免費復訓。你算一下。1~3年,你基本上每周都可以過來學習,作業、考試也可以拿過來,讓老師教你正確的方法。算下來很划算,一年都沒花多少錢!”
  在其網站上,展示著不少的“成功案例”,貼出了十多名曾接受培訓的小朋友的照片。這些學員的年齡分佈在9到13歲,來自成都各個中小學,如石室聯中、泡桐樹小學、石室中學青龍校區、成都外國語附屬小學、成都美視國際學校、大邑縣北街小學、溫江第二小學以及溫江實驗小學等。
  記者隨機對泡桐樹小學、大邑北街小學以及溫江二小等學校中出現在網頁中的“成功案例”學員進行核實,發現這些小朋友身份真實,並且確實曾參與潛龍智德的培訓課。
  成都“總部”在居民小區中
  日前,成都商報記者依照潛龍智德網站的地址,來到了位於青羊區瑞聯路66號的天合凱旋城。這是一個普通的居民小區,在5棟2單元,記者終於找到了它在成都的“總部”,門口既無招牌也無明顯標誌,在防盜門上,用一張打印的A4紙張貼著“潛龍智德”四個字。
  記者假稱是來咨詢的家長,一名姓辜的工作人員接待了記者,將記者帶到了陽臺改成的接待室。這是一套租用民房改作的辦公場所。據她介紹,學校沒有固定的教學場所,“我們教學都是在高檔星級酒店,一般周末開班,實行的小班制,每期有四五個學員。”
  在介紹培訓課程時,記者提出,能不能解釋一下“超動力”課程如何實現蒙眼識物?辜老師立即給記者介紹了松果體理論,並打了個比方:“人在小的時候都會有這種潛能,只不過很多人不強化鍛煉,就漸漸消失了。我們都是有全國專利的,研究所設在北京的中關村。”
  新聞鏈接
  新華社兩年前揭穿上海“蒙眼識字”
  名為蒙眼識字
  實為練習作弊
  2012年8月26日,四位如夢初醒的家長向上海市青浦區警方報案,稱正在青浦區華新鎮迪利特賓館開辦的“贏在右腦”培訓班涉嫌欺詐。
  據瞭解,“贏在右腦”培訓班是由註冊在上海市閔行區的新雨教育培訓中心開辦,招收年齡在8歲至17歲。
  雷雅茹的初級班課程分為兩部分,先背圓周率,再學蒙眼識字。“呼吸,再呼吸,閉眼呼吸,慢慢會有光進來……”孩子們在她的帶領下把窄窄的布條蒙在眼睛上,開始感知撲克牌的顏色,在她的不斷“鼓勵”下,孩子們似乎在短時間里就紛紛學會了這項“神奇”的功能。
  來自海南省海口市的培訓班學生家長萬先生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最初他對孩子腦力開發的培訓還是贊同的,所以把11歲的女兒送到了上海。
  “初級班培訓結束後,女兒打電話告訴我她掌握的神力,我就意識到被騙了。”萬先生說,通過自行測試後不難發現,所謂“蒙眼識字”其實是透過一定的作弊技巧實現的偷看術。“蒙眼的布條很窄,小孩子通過眼球的轉動微微移動布條,光線就可以漏進來,足以看到鼻子底下物體的顏色和數字,絕對不是訓練右腦開發的結果!”
  來自廣東省東莞市的學生家長楊先生說:“更誇張的是,到了中級班所謂5秒翻書,3分鐘看完10萬字且過目不忘,後來發現都是假的……”
  事後,警方以涉嫌詐騙立案偵查,該培訓中心招收學生202人,涉嫌違規收取學費1200多萬元。
  “拍拍動”使用方法:蘋果、安卓手機用戶可在各大應用市場搜索“拍拍動”下載安裝。打開“拍拍動”,將攝像頭對準有“拍”字標記的圖片,圖片即可動起來!  (原標題:蒙眼識物蒙了誰)
創作者介紹

窗簾布

yu98yujcu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