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7日,巴勒斯坦將正式成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關於兒童卷入武裝衝突問題的任擇議定書》的簽署方。在此之前的5月2日,巴勒斯坦已正式加入了5個國際條約,內容涉及禁止酷刑和種族歧視、保護婦女兒童和殘疾人權利等。這是巴勒斯坦於4月1日宣佈重啟“入聯”程序後的重要收穫。
  巴勒斯坦承諾暫停申請加入聯合國機構,本是最新一輪巴以和談開始的前提條件之一。另一項前提條件是,以色列必須分4批釋放共104名巴在押人員。去年7月29日,在美國的斡旋下,巴以雙方達成協議,以上述條件為前提開始了新一輪的和談進程。美國國務卿克裡為此輪和談設定了9個月的期限,希望在此期限內和談雙方能達成一個“最終協議”。
  但是,隨著以色列拒絕履行釋放最後一批巴方人員的承諾,巴勒斯坦也爭鋒相對宣佈重啟申請加入聯合國機構和國際公約的程序。由此,巴以雙方在此輪和談的最後一個階段開始接連“過招”、摩擦不斷。最終,此輪和談再一次重蹈了無果而終的“宿命”。
   和談陷入難解僵局
  最新一輪巴以和談歷時9個月,可大致劃分為3個階段。
  第一階段,巴以雙方談判代表展開了約20場雙邊會議,但是沒有達成一致。第二階段,從2013年11月開始,巴以雙方開始了由美國進行斡旋的所謂“近距離間接會談”,此時美國方面已經放棄了最初設定的要達成一個“最終協議”的目標,轉而希望達成一個“框架協議”。第三階段,則是從今年3月開始,談判目標僅僅變為延長和談期限,但雙方依然無法就這一目標達成一致。在此輪和談的第三階段,巴以雙方互相“頂牛”、各不相讓。
  3月17日,巴方表明立場:只有以色列按照協議釋放最後一批巴方在押人員,並頒佈定居點“凍結令”,巴方纔會考慮延長和談。“定居點”問題一直是困擾巴以關係的一道難題。目前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共建有近500個定居點,居住著50多萬猶太人。國際社會和巴勒斯坦認為,在上述地區興建猶太人定居點住房違反了國際法。2010年9月巴以和談短暫恢復後,就是由於以色列擴建定居點而再次中斷。
  針對巴勒斯坦提出的條件,以色列政府不依不饒,稱只有在巴方同意延長和談期限的情況下,以方纔會釋放最後一批巴方人員。事實上,以方也確實沒有如約於原定的3月29日釋放最後一批巴方在押人員。
  作為反制措施,巴勒斯坦方面4月1日宣佈,將正式重啟暫停了8個月的申請加入聯合國機構和國際公約的程序,並將立刻遞交15個申請。對此,以方也於4月3日正式宣佈,鑒於巴方採取的單方面行動,以色列將不會釋放第四批巴勒斯坦囚犯。
  至此,此輪和談陷入僵局。但雙方依然保持零星接觸,直到4月23日,巴勒斯坦內部達成和解的消息傳出。4月23日,巴勒斯坦內部分據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法塔赫)”和“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兩大派別,宣佈達成和解協議,並表示將在5周內組建聯合政府,在6個月內舉行大選。
  對於巴勒斯坦的內部和解,以方反應強烈。以色列方面於4月24日發表聲明稱,以色列不會與一個由哈馬斯支持的巴勒斯坦政府進行和談,決定中止與巴勒斯坦的和平談判。
  國務卿克裡惹火上身
  此輪巴以和談失敗,最傷腦筋的人可能就是美國國務卿克裡了。克裡原本希望將推動巴以和談作為其任內的主要“政績”,美國總統奧巴馬也很想借推動中東和平進程在美國外交史上“青史留名”,一如他們的前輩卡特和克林頓。
  為了促成此輪和談,克裡不可謂不勤勉。克裡與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舉行了34次會談,與內塔尼亞胡更是會見了60多次。但是,克裡不僅沒有得到預期的結果,還差點因為說錯話而惹火上身。
  近日,美國媒體曝出在3月25日召開的一次閉門會議上,克裡發表言論稱,如果巴以和談失敗,以色列將可能發展成為一個種族隔離的國家。在美國的國內環境中,克裡的這番言論顯然會被認為是“政治不正確”的,因而立刻招來一片抨擊,許多猶太人團體對克裡的“種族隔離”表述表示“令人震驚和深深失望”。
  克裡因為一句對以色列的不當言論而被群起攻之,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美國制定中東外交政策時的“阿喀琉斯之踵”——美國總統和國會議員們不得不向國內勢力強大的親以色列游說團體妥協,因為他們的勢力可以影響選舉結果。這也是美國難以在巴以問題上向以色列施加過分壓力的原因之一。
  和平進程未來不容樂觀
  此輪和談失敗後,巴以關係的未來將何去何從?有分析認為,巴以雙方的分化可能比和談前更為嚴重。
  以色列指責巴勒斯坦的內部和解逼停了和談。而巴勒斯坦首席談判代表埃雷卡特則指責以色列“從未給過和談一絲成功的希望”。埃雷卡特在《時代》周刊撰文指出:“事實很簡單,以色列拒絕真誠談判。因為只要維持現狀對以色列是有利的,以色列就不會對巴以問題的解決方案感興趣。”
  事實上,巴以雙方都面臨著來自其國內和國際的雙重壓力。
  以色列方面,在國內,內塔尼亞胡政府中的多名核心內閣成員,都是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的激烈反對者。還有分析認為,由於和談失敗,以色列國內恐將面臨第三次“因提法達”(意指巴勒斯坦人武裝起義)爆發的威脅。在國際上,以色列則面臨來自美國和歐盟的壓力。有分析家認為,內塔尼亞胡之所以同意參加和談,並不是因為他對和談結果有什麼預期,而是因為他想要緩解美國和歐盟對其施加的壓力。此前,歐盟於2013年6月宣佈,將停止批准給以色列團體的研究補助金等資助,以此作為對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修建定居點的製裁。另外,隨著巴勒斯坦“入聯”進程的推進,有分析稱,由於以色列在烏克蘭問題上的中立立場,美國在聯合國將可能不會像以往一樣繼續堅定地支持以色列。
  阿巴斯同樣面臨來自國內外的壓力。在國內方面,一個普遍的疑慮是,法塔赫和哈馬斯能在何種程度上達成一致?阿巴斯能否真如他所言可以將與哈馬斯組建的聯合政府置於他主導的政治框架之下?畢竟哈馬斯堅持“永遠不會承認以色列”的立場。在國際方面,巴勒斯坦面臨失去美國援助以及被以色列製裁的危險。據報道,4月29日,美國國務卿助理安妮·帕特森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表示,除非包含哈馬斯勢力的巴勒斯坦政府接受“摒棄暴力”、“承認過去達成的協議”、“承認以色列的生存權”等條件,否則,美國政府不會對其施以任何金援。據悉,美國原擬於2015年向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提供價值超過4.4億美元的直接雙邊援助,如果美國停止對巴勒斯坦的援助,巴勒斯坦政府的運作很可能無以為繼。另外,以色列方面也宣佈將對巴勒斯坦實施經濟製裁。
  本報北京5月6日電  (原標題:巴以和談:世界上最棘手的談判難脫宿命)
創作者介紹

窗簾布

yu98yujcu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